芭蕉詩句--96/6/27國語日報芭蕉詩句   芭蕉樹剛抽長出一片新葉。水靈靈的葉片,青嫩多汁,質的軟厚,線形優美,砍下來活脫脫就是一把上好的芭蕉扇。  芭蕉爺爺可不容許小蟲們拿他的寶貝當扇搧。  「別糟踏了這片好葉!當扇子什麼葉片都行,這片新葉又淨又勻又軟,用來寫詩最適合!」  寫詩?  是啊!芭蕉爺爺愛讀詩也愛寫詩。  自從讀到一首有關「芭蕉」的詩,芭蕉爺爺就愛上詩(註一);自從聽到日本有個很有名的詩人「芭蕉」(註二),芭蕉爺爺以此自勵,開始步上製冰機寫詩的歷程。  年青時的芭蕉爺爺簡直就是一本詩集。他的葉片,大大小小都寫上了各式各樣的詩。有時只是一句,有時則洋洋灑灑好幾十行,反正他的葉片夠大夠長夠寬,一百行也塞得下。  風來了,風聲不是窸窸窣窣,而是吟哦有致的讀詩聲。  雨來了,雨聲不是淅瀝淅瀝,而是清脆悅耳的唸詩聲。  芭蕉爺爺成了這座園子裡最熱鬧的遊覽勝地,「走吧!我們去讀詩!」這可是小蟲們散步、覓食、閒暇時的問候語。  芭蕉爺爺也來者不拒。「詩,本來就是讓人看的,讀我的詩,對我洗碗機而言是無上的光榮,怎能拒絕?」所以,南飛的候鳥,冬眠的蟲,深山中的老鷹都讀過芭蕉爺爺寫的詩,甚至連螢火蟲也夜晚提著燈來讀詩!  芭蕉爺爺寫得更來勁了。新的詩句褪色了,他馬上補上另一首詩;舊的葉片迸裂了,散成一小塊一小塊,每一小塊他又填上一首短詩,甚至,結出來的芭蕉也有詩──一隻猴子鄭重的發誓,他曾吃過一根芭蕉,剝開皮赫然是一句:「床前明月光」。他本想帶去芭蕉爺爺那兒展示,不過,因為肚子太餓,一口氣吃掉了!  滿園子,詩意濃濃。  但芭蕉爺咖啡機爺畢竟年紀大了,頭腦越來越不靈光,思路也越來越鈍,再也無法拼命的寫詩。  「所以,我要封筆了!」芭蕉爺爺嘆氣的說。  「封筆」?小動物聽了好惋惜,他們讀芭蕉爺爺的詩長大的,沒有詩,怎麼辦?  「封筆大會」在一個月圓的晚上舉行,讀過詩的小動物都到齊了,這個晚上,他們要一一朗誦芭蕉爺爺的詩作。銀白的月光為滿座園子打了一層漂亮的底色,芭蕉葉上的詩句金光閃閃,似乎它們的身價比金子銀子還珍貴。夜鶯來了,朗誦她最愛的「夜空」,清脆的嗓音,大夥兒為之迷冷凍冷藏冰箱醉。小瓢蟲們一起吟哦「遊戲」這首詩,加上可愛的手勢動作,大家笑聲不斷。蛇堅持一定要來唸一唸「愛情」因為這讓他想到愛戀時的美好;還有「快樂的時光」、「颱風來了」----等好多首,也隨著夜風,飄揚在空中。  封筆大會的高潮是大夥兒齊聲朗誦芭蕉爺爺最膾炙人口的力作:「月光」:  月光輕柔,  像一片寧靜海,  我是一匹綠色的波浪,  永遠靠不到岸-----   星月交輝,芭蕉樹熠燿生光。這果然是一片海洋,詩是海中的寶藏------  有些小動物也流下感傷的淚,鼎曜餐飲設備淚光似月光。  「嘿嘿!別哭哪!」芭蕉爺爺朗聲大笑,「我不寫詩,並不代表芭蕉葉上就會沒詩啊!」  「怎麼說?」  「可以換人寫啊!」  「換人寫?換誰寫?」小動物們很疑惑。  「當然是換你們寫啊!從今天開始,我開放我的舊葉子讓大家練習寫詩,誰寫得出色了,就可到我的新葉子上寫詩,芭蕉葉上永遠有新詩,新詩永不枯竭。水可以少喝,陽光可以少晒,詩,可不能不讀啊!-----」  小動物們終於破涕為笑,歡樂的笑聲差點震破一輪滿月。  所以,芭蕉樹又成了一本花店詩集。只不過,這本詩集的作者不再是芭蕉爺爺一人,而是夜鶯、瓢蟲、金龜、蝴蝶、蜜蜂-----呀,數也數不清。  每抽長出一片新葉子,芭蕉爺爺就會邀請這陣子寫詩寫得最好的小詩人上去題詩。最新鮮的葉子,最寬闊的版面,最柔軟的紙張和最醒目的標題,這是對小詩人最大的鼓勵了。   勻淨的葉片已在陽光下舒展、曬乾,今天的新葉子要請那位詩人上來題詩呢?大家秉息以待-------  芭蕉爺爺大聲的宣佈答案:蜜蜂四兄弟------  「嘩」一聲,讚嘆四起,蜜蜂兄弟果然是這陣子的關鍵字詩壇新秀,文思敏捷,詩意醇厚,大家都很期待看到他們的新作品-----  只見蜜蜂兄弟不急不徐的飛起來了,停駐在偌大的葉片上,一人一角落,開始埋頭苦幹,「春夏秋冬」----隱約中只看見這四個字,再也見不到其他了------  一群胡蜂在芭蕉樹旁鼓躁:  「為什麼不是換我們寫?」  「我們等得好久了!」  「蜜蜂寫得比我們好嗎?」   「春夏秋冬一看就知道是首爛詩----」  鼓躁的聲音非常大,把寫詩讀詩的寧靜悠閒破壞無遺,很多動物都嚇呆了。胡蜂卻越來越多,越來網站優化越放肆------  終於,芭蕉爺爺忍不住了,他沈著臉要小動物們往後退,搖搖頭,甩甩葉片-----  一陣風來,整株芭蕉樹突然狂舞起來,越舞越狂亂,越舞越劇烈,小動物嚇得目瞪口呆:「難道,這是獨門的芭蕉扇功,爺爺的家傳之寶?聽說失傳好久-----」  芭蕉葉片果然像電風扇般旋轉加速,風又強又利就像鐵條般沈穩有勁,匯聚起來的能量簡直可以發射火箭了!突然,芭蕉爺爺大喝一聲:「去!」  大家只感覺一陣狂風襲過,胡蜂就沒了蹤跡。  搧到那兒去?  怎麼遍尋不著?搜尋行銷  只見芭蕉爺爺氣定神閒的用手一指:喏!那兒!  矮牆上有一排字,胡蜂被釘在那兒叫苦連天!  「饒了我!詩!」  句子鏗鏘有力,芭蕉爺爺果然寶刀未老。l 註一:清代詩人蔣坦:「是誰多事種芭蕉,早也瀟瀟,晚也瀟瀟; 是君心緒太無聊,種了芭蕉,又怨芭蕉。」l 註二:松尾芭蕉是日本有名的俳句大家。1644年生,1694年亡。l 芭蕉爺爺的詩作已整理好,儲存在他的部落格裡。有興趣的小朋友請上「芭蕉爺爺部落格」(http:www.bagw .com),還可以貸款留言哦!
創作者介紹

飛輪海

an05anv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