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日報訊 記者 張曉峰 彭磊 陳鵬 通訊員 錢軒
  “我留下做人質,讓學生離開!”
  10日上午,潛江市浩口鎮第三小學發生劫持事件。面對凶徒的炸葯、汽油、自製手槍、尖刀,女教師秦開美面無懼色,巧妙應對,全班52名學生得以安全撤離。(見本報11日、12日一版)
  身高不足1.60米,白衣黑裙,臉上始終掛著微笑,眼神透出孩子般的純良,17日,重新站上講臺的秦開美,繼續為六(3)班學生解析《石灰吟》主題:不畏艱險、不怕犧牲、清清白白做人……
  這是她站了26年的講臺,一切都那麼熟悉。“我愛校園、愛孩子、愛琅琅書聲。”“只要和孩子們在一起,我就感到自在、滿足、幸福!”
  也許,正是這長久、執著、毫無保留的愛,轉化為無與倫比的勇氣,讓她在危難時刻,用弱小的身軀護佑生命,成就大愛。
  割捨不下的是校園和學生
  “只要我走進教室,走上講臺,我就是一名人民教師,就會像愛自己的孩子一樣去愛自己的學生,保護他們。”——秦開美
  浩口三小,面積2萬平方米,校園中心一棟歐式穹頂藝術樓格外顯眼。
  校門口,是前蘇聯教育學家蘇霍姆林斯基的雕像,座下刻著“仁愛”兩個大字。
  1988年,從師範學校畢業的秦開美,被浩口鎮柳洲村小學聘為民辦教師,所帶班級的語文成績一直名列浩口學區之首。6年後,柳洲小學停辦,秦開美到浩口三小做代課教師。
  全校100多名老師中,像秦開美一樣的代課老師有7人。比起公辦老師,他們工資要少、拿不了補貼、無緣於各種先進評比。
  儘管如此,秦開美始終割捨不下的還是校園、學生。
  6年前,在丈夫張賢華的操持下,夫妻倆在鄉下老家開起一家小超市。家裡人指望超市開張後,秦開美能辭職回家,可她卻執意請來自己的嫂子幫著照料,每月付給1000元工資。
  那個時候,秦老師一個月的工資是700元。
  心疼妻子的張賢華並不死心。沒過多久,他和一位親戚在外省開了家餐飲店,小店剛開張,生意就特別好。
  張賢華再一次提出讓妻子離開學校。“莫在學校幹了,你就是坐在店里收個錢,賺得也比這裡多。”丈夫說。
  “今後不要再提讓我走,不可能。”妻子語氣強硬。
  ……
  這一次,平日柔聲細語的秦開美第一次十分嚴肅的“警告”丈夫。結婚20年,他們第一次為這件事冷戰了好幾天。
  “平時都是百依百順,一談到不要她教書就倔得很啊。”張賢華憨笑著說。
  兩次碰撞,丈夫最終妥協。兩年前,張賢華辭掉貨車司機的工作,在離小學不到50米的地方開了間小超市。
  “喜歡教書就教書吧,我現在就想留在身邊多照顧她。”他說。
  她就是每個孩子的媽媽
  “我收穫了孩子們真摯的愛戴,我收穫學生和家長真誠的感激和贊美,就會收穫內心的充實與感動。”
  ——秦開美
  “什麼樣的蒲公英,怎麼樣地飛起來了呢?”講完《石灰吟》,內容轉為期末試題講解。“毛茸茸的蒲公英,慢慢地飛起來了”、“美麗的蒲公英,輕盈地飛起來了”……孩子們爭相舉手發言,仿佛忘記了7天前的驚心一幕。“回答得都非常好,大家給他們掌聲。”
  啪啪啪……掌聲中,秦開美笑著打量孩子。
  紅、黃、藍為主色調的建築、牆上貼著詩詞警句,秦開美就是在這童話般的校園,續寫著自己的人生童話——與孩子們最純真的故事。
  3年前,自小隨父母去廣東就讀的學生冷尚慧子轉校回家,就讀在秦老師班上。初到陌生環境,本就膽小的她更是怕接觸同學、老師。
  一次下課,秦開美把她拉到一邊問道:“為什麼你總穿這幾件衣服?”“爸爸媽媽在外工作,家裡的爺爺奶奶平時要忙農活。”……“明天老師送你幾件漂亮衣服吧。”
  回到家,秦開美便翻開小女兒的衣櫃,找出5件衣服,洗乾凈,整齊疊好。
  冷尚慧子對記者說,拿到衣服,自己半天不敢接,感覺眼前的秦老師就像媽媽一樣。平時,老師還過問自己在學校吃飯習慣不習慣,叮囑其他同學多關心她。
  去年,一名叫張強的學生迷上了網絡游戲。一天,秦老師剛查完寢室就接到值班老師電話,說張強不見了。“孩子肯定上網去了。”此時已經是夜裡9點多了,秦開美焦急萬分,騎上自行車就往鎮上趕去。
  鎮街上有六、七家網吧,而且比較分散。秦老師想,張強肯定會選擇最偏僻的網吧,躲在最不顯眼的地方玩游戲。
  夏秋季節的街上,秦開美感受到“寒意”,沿街大部分商鋪都已關門,行人寥寥。
  “要趕快找到孩子!”然而,她找完所有網吧,卻都沒發現張強的影子。
  此時,已經是夜裡11點多了,趕來的學生家長說,別管孩子了,讓他去玩。
  “孩子找不到,我睡不著。”說完,她又試著重新尋找一遍。
  夜裡12點,街上只有4、5家雜貨店的微弱燈光為秦開美照路。她疲憊地蹬著車,穿過一條條寂靜漆黑的小巷。
  最終,她在一個網吧黑暗的角落,將玩興正濃的張強找到……
  學生鄭雨桐說:“天冷了,老師會提醒註意多穿衣服,午飯後會過問大家吃飽了沒有。秦老師就是每個孩子的媽媽。”
  最愛看秦老師的微笑
  “當我看到孩子們那一張張可愛純真的笑臉,我就感到自己的心靈也會像孩子般純凈!看到他們快樂的成長,覺得自己就是學生心田上的耕耘者!”
  ——秦開美
  見過秦開美的人,總會被她的微笑所吸引。
  學生們說,最愛看秦老師的微笑。
  有一年,秦老師班上轉來一名“高個子”男孩。放學後,他經常撿起小石子砸同學。大家受到欺負,紛紛向秦老師告狀。
  秦老師找到“高個子”。交談間,得知孩子一直由爺爺奶奶照顧,老人年紀大了,很少管教。
  秦老師決定每天送孩子回家,一路教他如何和同學相處。
  在陪伴孩子回家的第九天,秦開美腰部突然一陣劇痛,整個右腿幾乎沒了知覺。“老師你怎麼了?”“高個子”看見秦老師的一步比一步慢,額頭直冒冷汗。“老師沒事,我們說好要一起回家呢。”秦老師扭曲的臉上,吃力地擠出一絲微笑。
  此時,孩子貼近老師,一邊用肩膀撐起老師,一邊輕聲說:“我再不要你送我,我再不欺負同學了。”
  從那以後,“高個子”不僅不欺負同學,在路上還爭著給其他同學背書包。
  學生胡佳妮說,班上52個同學,每個人她都能找出一個優點。“陳俊馳字寫得好、蔡成功學習態度好,老師說我愛看書……她每天都要在班上表揚大家。”
  班長代兆傑說,由於自己貪玩,今年新學期第一次作業就沒有按時完成。
  隨後,他將這件事寫進作文《難忘的第一次》中,希望能得到秦老師的諒解。
  批閱作文,秦老師打出評語:“你是一個有上進心的孩子,努力!”“我們每個人都很努力,為的是讓她笑著表揚我們。”他說。
  秦開美的同事莊世星說,率真、善良的秦老師,總是用微笑融化孩子心裡的堅冰。
  辦公室抽屜里,秦開美珍藏著13張畢業照。照片中,秦開美幾乎都是站在第二排中間,和她的孩子們在一起。
  照片上,同學們換了一茬又一茬,秦開美的面容也一點點變蒼老,但唯一不變的,是她和孩子們臉上甜美的微笑。
  最大願望是重回講臺
  “我相信,我們的其他老師,如果遇到了同樣的突發事件,都會和我一樣毫不退縮。” ——秦開美
  副校長劉宜說,秦開美只是代課教師,月工資僅1400元。“代課這多年,她沒提過任何要求。”
  同事、朋友莊世星回憶,26年前,她和秦開美在潛江師範函授班上初識,兩人談得最多的話題就是學生。
  村小學合併到浩口三小後,符合政策規定的莊世星轉為公辦教師,而秦開美依舊是代課老師。“待遇上的事兒,她從沒向我抱怨過。”莊世星說。
  不僅如此,秦開美還多次拒絕進城教書,放棄一個個足以改變命運的機會。
  幾年前,潛江市博雅私立學校在鎮上招收代課老師,月薪超過2000元。
  由於書教得好,秦開美被優先推薦。“家裡收入不高,她也猶豫過,但最終還是不捨得走。”丈夫張賢華說。
  秦開美解釋說:“也許是日久生情吧。我更願意留在熟悉的校園,留在鄉村,與農村孩子相依相守。”
  在她辦公室的課桌抽屜里,擺放著一本“湖北省專業技術人員繼續教育證書”。
  26年來,秦開美將自己的青春寫進這個巴掌大的本子里:1990年,她報名參加潛江師範的函授學習,獲得了“衛電中師班”畢業證;2004年,她通過專項考試,獲得了教師資格證書……
  她珍惜每一次外出培訓的機會,會把一張張紅色的“聽課證”好好保存……
  人質事件後,面對眾多媒體的採訪,秦開美一再表示:“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鄉村教師,在平凡的崗位上做了一些平凡的事情。孩子們馬上就要小升初了,我現在最大的願望,就是重回講臺。”
  幾天后,秦開美如願以償。
  52個秦開美的“孩子”,重新沐浴在老師燦爛的笑意中。
  (原標題:大愛如歌)
創作者介紹

飛輪海

an05anvd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